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北大荒的捕魚人

黑龍江、烏蘇裏江是祖國邊陲的兩條江。獨特的地域環境,滋養著豐富的野生魚類資源。據專家考證,達四十八種之多。常見的魚類不說,光那些珍貴魚種,就連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裏的北大荒人,有好多魚的名字都叫不上來。沒來過北大荒的人,甭說見到,就是聽一聽這裏的捕魚情趣、吃魚野趣,也能過一把癮哩。

  叉鰉魚

  鰉魚是黑龍江的特產,魚頭像大象頭,嘴長而尖,全長深褐色,無鱗。一般的鰉魚重幾百斤,大的竟有二三千斤重。鰉魚味鮮美,曾和人參、飛龍等被列為獻給皇帝的貢品。
  關於大鰉魚名字的來歷,民間有個傳說。相傳在很久以前,北大荒人捕到一條巨大的魚,長三四米,重幾千斤。當地官府作為奇物獻給皇帝。皇帝大喜,連聲贊曰:“此乃魚中之皇!”隨後便問左右群臣:“此魚叫什麼名字?”群臣為難了,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回答。一大臣靈機一動,心想,皇帝贊它為魚中之皇,我們就叫它鰉魚吧。故回答道:“此魚名鰉魚”。就這樣,鰉魚的名字歷代相傳,延續下來了。


  鰉魚不愛活動,也不主動追捕食物。它總是在江底等食,待魚兒遊過嘴旁時就一口吞下,霸道得很。吃飽喝足之後,它便用尾巴抽打江底的石頭或飄浮物取樂,悠哉悠哉,我行我素,還真有點兒魚中之皇的氣派哩。北大荒人掌握了它的習性,捕捉它時就採用特殊的方法:把成排的大魚鉤沉入江底,鰉魚看到鐵鉤上的浮漂,不知何物,感到新鮮,試探著用尾巴去抽打玩耍,三抽兩耍,尾巴被鉤住了。一旦被鉤住,鰉魚便後悔了,疼痛難忍,氣不打一處來。誰敢和我作對?定要它死無葬身之地!它使出了渾身的解數,用尾巴拼命地抽,用雙鰭玩命地打,前突後沖,左右翻滾。這可是自討苦吃。成排的大鐵鉤可不是吃素的,毫不留情地紮進鰉魚的軀體裏。鰉魚痛得發瘋,滾得更猛了,翻得更歡了,結果身上也就掛滿了鐵鉤,最後被北大荒人捉住,成了他們口中的美味。
  早年,北大荒人沒有發達的鉤、網生產的技術和工具。憑藉常年漂泊江水之上的豐富經驗,練就了高超的捕鰉技術和技巧。駕船跟蹤,飛叉捕鰉,堪稱北大荒人傳統捕鰉技巧之一絕。魚叉分活柄和固定柄兩種。活柄叉多是三股,中間一股兩面有倒須,兩邊的股叉向裏有倒須。叉杆有一丈多長,杆上有“跳繩”。當用活柄飛叉捕鰉時,鰉在水中掙扎,叉杆脫落,跳繩連著鰉魚身上的叉頭和脫落的叉杆漂在水面。北大荒人乘機把船快速劃到鰉魚身邊,用木榔頭將精疲力竭的鰉魚敲昏,然後把叉頭固定在手柄上,再用固定在手柄上的魚叉紮在鰉的分水鰭下。幾千斤重的大鰉魚,往往需要數人飛叉合作,才以治服龐大的對手。捕獲一般的鰉魚,都用固定的手柄魚叉,也得五人以上合作,方敢動手捕捉。人手少了,捉不住鰉魚,反倒讓它拖下水,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北大荒人憑藉常年的經驗,細緻觀察岸邊水草的聲音,以及江中波紋的形狀,就能準確地判斷鰉魚的大小、位置及遊向,然後出動數條樺皮船,悄悄地靠近,一個手勢下達指令,數根飛叉一齊飛向水中的鰉魚,準確地紮中要害部位,真是神了!
  素以捕鰉能手著稱的北大荒人,個個都具備高超的叉鰉絕活。在相互比試本領高低時,以叉中鰉魚鰭、頭、腮、鼻為上,整個鰉魚皮完整無損最讓人信服,真可謂指哪兒叉哪兒的飛叉手了。據說,一百年前沙俄侵入黑龍江時,北大荒人奮起抗俄,駕樺皮船馳騁在黑龍江上,象一群馬蜂似的把沙俄艦團團圍住,象飛叉捕鰉那樣叉沙俄侵略者,指鼻子不叉眼睛,一叉一個準兒,叉叉不空,不知有多少沙俄侵略者葬身江底。只是大清朝廷昏庸無能,拱手讓出了黑龍江以北、烏蘇裏江以東的國土,北大荒人無奈,才揮淚離開世代相傳的江北和江東老家。若不,沙俄侵略者甭想占到便宜。
  據北大荒老一輩人講,當年的女孩選婿時,都要通過叉魚的競技方式“比武招婿”。那場面,用扣人心弦、驚心動魄來形容,一點兒不過分。比江南女子含情脈脈地拋繡球招親的情景激烈多了,驚險多了,有趣多了,那可是真魚、真水、真本事呀,一點僥倖心理也不能有,有十分能耐使十二分才行,含糊不得。若不,心愛的人被別人搶走,會後悔一輩子呀!現在,北大荒人仍有口頭禪:“想比試比試?先看看你的人馬刀槍!”此話就來自比武招親的典故。

網大馬哈魚

  別看大馬哈魚的名字不雅,但它卻是魚中的“美人”。它形體修長,胖瘦適度,鱗細有光,脊背灰褐,腹色淡紅,兩鰭精美,游水的姿勢優雅而敏捷,誰見了能不誇它美呢?
  大馬哈魚幼魚,春季由黑龍江入海,秋季成熟,一般長到十斤左右。秋天,它們從海裏遊回黑龍江,逆水而遊,邊遊邊產卵。最奇怪的是,在回游的路上它不再進食,直到產完卵,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而死掉。所以,捕撈大馬哈魚,什麼樣的魚餌和魚鉤都沒有用,只能用拉網和掛網橫在江中來捕捉它們。有時,趕上魚群通過,一網就能捕到好幾百斤。

  大馬哈魚肉鮮味美,不腥不膩,入口醇香。它的魚籽黃豆粒一般大,營養豐富,四粒魚籽就相當於一個雞蛋的蛋白質含量,因此被列為國宴上的佳餚。
  “五昆山,白露水,大馬哈魚把家回”。這則北大荒人的捕魚諺語形象地描述了秋季黑龍江、烏蘇裏江特產大馬哈魚溯流回游的情景。白露到霜降也是北大荒人秋季捕大馬哈魚的汛期。每當這個時候,北大荒人便成家成戶地進駐魚灘,不分晝夜地連續奮戰數天,眼睛眨都不眨。這是黑龍江、烏蘇裏江賜給北大荒人的“金子”、“銀子”、“票子”呀,不豁出命來,也得豁出幾斤肉,才能換來這誘人的大馬哈魚。這時,北大荒人全家老幼齊上陣,能走的,能動的,都派上用場,各顯其能了。江面上機聲隆隆,人歡魚躍。白天,江面上漁船片片,往返穿梭;入夜,江面上漁火點點,一片通明。任憑濕潤的江風掀動女人的秀發,任憑清澈的江水打濕男人的衣衫,都全然不顧。微浪湧來,時有大馬哈魚跳進船艙裏,不請自來。那情景,那感覺,美得沒法說了。什麼苦呀,累呀,全都拋到腦後了。餓了,吞幾口大馬哈魚籽,嚼幾塊大馬哈魚幹,渾身頓時有使不完的勁;困了,累了,拎出一瓶北大荒烈酒,打開塞兒,嘴對嘴,咕咚咚,半瓶酒下肚,頓時來了精神,一宿不眨眼也不覺得困。奇了,神了,全都讓大馬哈魚把北大荒人的激情燎起來了,燒起來了。汛期過去了,燒卻退不下去,光瞅著如金似銀的魚山抿嘴樂了。
  捕上來的大馬哈魚,經過特殊加工,魚皮可以用來做魚皮服裝,結實耐用;魚肉曬成魚幹,俗稱“魚批子”。在冬季或第二年春天的時候,將大馬哈魚幹再蒸煮一次,加入山野佐菜,其口感特殊,味道濃美,是北大荒人逢年過節待客的上等佳餚。大馬哈魚籽,也是十分名貴的加工食品。將鮮紅的大馬哈魚籽從魚腹中取出,洗淨曬乾,放入壇窖中貯存。冬春季取出,放在粥飯裏佐食,別有風味。近些年,大馬哈魚籽醬經過先進的加工工藝處理,遠銷國內外供不應求呢。

吃灘頭魚

  綏芬河是烏蘇裏江的一條支流。綏芬河產灘頭魚,人們便稱它為綏芬河灘頭魚。它的學名叫亞西亞陸魚,又叫三塊魚,是綏芬河的一大名產。
  綏芬河灘頭魚生在河裏,長在海裏。每年的四月間,群山中的小溪解凍的時候,便匯流到綏芬河,使綏芬河水驟然增多。這時,長在海裏的第一批灘頭魚便遊出日本海,溯河回游到綏芬河中產卵,繁衍後代。第一批魚的身體兩側各有一條寬寬的桔紅色條紋,太陽一照,發出金色光芒,非常好看,所以稱為金灘頭魚。這種魚每條重一斤左右。第二批灘頭魚五月初到來,體側條紋是閃亮的銀白色,所以叫做銀灘頭魚。每條重也在一斤左右。六月初遊來了第三批。這一批不同前兩批,個大體肥,數量也多。魚身條紋濃黑,所以得名叫黑灘頭魚。北大荒人戲稱它為“黑大個兒”。  

三批魚過後,便戛然而止,再也沒有了。自然界的生物真是有趣,讓人琢磨不透。就說這灘頭魚吧,分三批來,每批各一樣,而它們還都屬一個魚種,你說這魚怪不怪?
  綏芬河灘頭魚肉鮮味美,怎麼做都好吃,故為魚類名品。早在金代,北大荒人就有在綏芬河邊架火燒陶罐、用綏芬河水煮灘頭魚的吃法。等陶罐內煮沸的魚湯熱氣騰騰時,再加些剛出芽的山野菜,味道格外鮮美。這或許就是灘頭魚火鍋的雛形吧?
  清代的時候,吃灘頭魚火鍋已是北大荒人的飲食習俗。火鍋一般用鐵或銅製成。下麵較窄,呈底座形,中間一七洞,裏面可容木炭;上半部較寬,呈圓鍋池形,中間是煙囪,與下麵的火灶相通。等水煮沸後,將灘頭魚剖腹洗淨,整條下鍋,再加入粉絲、蘑菇、海鮮、酸菜、豆腐等,少傾,即可吃灘頭魚火鍋了。這裏,最好蘸些醬油、韭菜花、腐乳、芝麻醬等調料,味道更鮮美。
  現在,火鍋不光是北大荒人獨特的飲食方式,在南方的上海有“菊花火鍋”、重慶有“毛肚火鍋”、廣州有“海鮮火鍋”等等,品類繁多,風味各異。火鍋這種飲食文化在全國流行之廣泛,由此可見一斑。但當你來到北大荒的綏芬河,千萬不要忘記品嘗一下原汁原味的灘頭魚火鍋——北大荒正宗的魚火鍋!
  吃吊鍋灘頭魚和燒烤灘頭魚是北大荒人野餐的一種,吃起來別有風味兒。吊鍋實際上是將有兩個鍋耳的鐵鍋用鐵絲吊在樹枝搭成的枝架上,然後攏些乾柴,在吊鍋下點燃,即可用吊鍋煮灘頭魚了。當綏芬河進入捕灘頭魚的汛期時,北大荒人便習慣於吊起火鍋來,滿滿地煮上一鍋灘頭魚,一邊飲酒,一邊品灘頭魚。吊鍋裏飄然而起的熱氣和香味,讓北大荒人在品嘗灘頭魚的美味時,還似乎品味到勞動收穫後的快慰。
  燒烤灘頭魚更別具特色。在沙灘上架起火堆,把灘頭魚切成兩片,放在火上燒烤。當魚肉逐漸變色,發出一股誘人的香味時,北大荒人邊掏出懷裏帶有體溫的燒酒,慢慢地品嘗,愜意得很,越喝越有滋味。喝高興了,又想起一種燒烤灘頭魚的高招兒。把活蹦亂跳的灘頭魚用河邊的黃泥糊嚴,糊成一個“泥棒棰”,再把“泥棒棰”扔進火堆裏,邊喝酒邊用朦朧的醉眼看著“泥棒棰”漸漸地燒幹,幹得裂出龜紋時,再把“泥棒棰”剝開,撲鼻的香魚味兒便透出來。“泥棒棰”剝完了,灘頭魚露出了真面目:皎黃皎黃的,一點兒泥巴也不沾——連鱗片都讓幹了的泥巴沾掉了。光是赤條條的魚脊樑肉了,輕輕地用刀在魚腹上劃一條縫兒,內臟便自動脫落,就等著大吃大嚼了。這種燒烤看上去是有些粗野,有些不講究,可經過火的洗禮,早已把細菌殺光了,還有啥不敢吃的呢?在中華民族的吃文化上,北大荒人燒烤灘頭魚的吃法堪稱標新立異了。看到這裏,誰不手癢?誰不嘴饞?早按捺不住了,擼胳膊挽袖子地躍躍欲試了!
(本文已被流覽 1415 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