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微電影大賽]紅岩舞蹈隊感人事蹟將拍成微電影

華龍網9月1日13時訊(見習記者 王韻蕾)20多位老人十五年如一日舞動生活,跳遍渝中區各大社區,隊員歷經多次變故不離不棄……早在優秀微故事評選階段,以紅岩舞蹈隊為原型的《舞出夕陽紅》就感動了大批市民,該故事也得到了參賽導演牟星的青睞,將被拍成微電影。

    今日,劇組兩位編劇跟隨記者一起,找到並採訪了紅岩舞蹈隊首任隊長劉筱蘭和現任隊長文志英,和大家分享一段長達15年的舞蹈情緣,看她們如何在人生的後半程舞出“最美夕陽紅”。

點擊圖片查看下一頁


編劇正在聽兩位隊長講舞蹈隊的故事
    第一支上臺跳的舞是《紫荊花開別樣紅》

    不同於其他興趣組織,紅岩舞蹈隊並不是隊員因共同愛好而自發建立,而是在社區居委會的組織下成立的。

    1997年,位了避免退休老人被當時的一些非法組織利用,紅岩村化龍橋街居委會把社區的退休老人聚集起來,請專人教授她們央視第一套秧歌《紅綢舞》。

    成立之初,適時46歲的劉筱蘭當選了舞蹈隊第一任隊長。劉隊長告訴記者,舞蹈隊隊員大多是企業和工廠的工人,“別說跳舞,有些連肢體都不協調,完全沒得節奏感。”

    在隊員的舞蹈學習之路上,她特別感謝兩個人——大、小文老師。大文老師是指早些年進入舞蹈隊的文澤慶老師,小文老師則是指03年進入舞隊的現任隊長文志英。

    “大文老師原先是一個學校的老師,她簡直是太有耐心了,真的是手把手的在教隊員跳舞……”提起大文老師,劉隊長既感激又佩服,“舞倒是學會了,卻不敢上臺,大文老師又費盡心思地把我們往舞臺上推。”

    為了給大家練膽,大文老師替舞蹈隊報名參加了很多社區活動。“忘動作、站錯位置都是常有的事”,劉隊長回憶到,從三遍四的露臉後,大家終於不再怯場。

    15年過去了,劉隊長已經記不清是哪一年首次公開演出,但清晰地記得第一支在舞臺上跳的舞——《紫荊花開別樣紅》。“我記得當時是七?一慶祝黨的生日,跳下來隊員高興慘了,嘿有成就感!”

    “雖然我們不能和專業的舞蹈隊相比,但是我們現在已經很不錯了,各種場合都能應對。”劉隊長自信的說。

    “物非人是” 執著著15年過去了

    15年間,由於諸多變故,舞蹈隊走過了一條漫長而艱辛的道路。

    由於化龍橋大拆遷,隊員被打散,隊長換了又換,舞蹈隊也失去了固定的練習場所。從最早的文化館到大田灣體育館,再到文圖大廈、曾家岩地鐵站,舞蹈隊輾轉多處。

    “我們好可憐喲,到處流浪!”04年出任舞蹈隊隊長的文志英文阿姨半開玩笑地告訴記者,“經常背著大收錄機四處找場地,這裏不讓留那裏不讓跳。有些時候,直接在黃葛樹下找空地跳。”

    最讓人感動的,是失散的隊員在聽說舞蹈隊沒有解散後,紛紛四處打聽,通過各種途徑歸隊。化龍橋街道辦也找到了舞蹈隊,邀請她們參加各類社區活動和演出。

    事實上,舞蹈隊克服的困難,遠不止人員和場地問題。由於團隊運轉和演出需要資金,很少收取報酬的舞蹈隊常年經濟拮据。

    “我們一般都不計較報酬,常常是只有5塊錢的‘車馬費’,然後把錢集中起來買服裝、道具、音響設備等等。”文阿姨告訴記者,經過多年的積攢,舞蹈隊的服裝豐富了,設備也“先進了”。

    當記者問到舞蹈隊如此堅持的原因時,文阿姨毫不猶豫地答道,“執著撒,好不容易才學會跳舞,不能恁個輕易就散了嘛……”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