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等待情感討論區's Archiver

Giao 發表於 2019-3-17 17:06

愛情的轉移

《 1 》


「MOMO!MOMO!」

你剛下班回來,手裡拿著自助餐店賣的一片黃魚,急切地呼喚你的貓咪。你彎下腰,在凌亂的晾衣繩底下尋覓。半廢棄的矮沙發底下傳來漫長的一聲「喵~」,你伸手把貓抱出來,一邊叨唸著:

「這不是你最喜歡喫的魚嘛?怎麼不趕快來喫。」

你瞧著貓,覺得牠渾沒精神,又不禁疼惜地輕輕撫摸牠。算算也快十歲了,在貓族裡是長老貓囉,自然玩不動撲來跳去、跟毛線滾成一團的遊戲。你警覺到MOMO的毛色不如從前明亮,稀稀疏疏地,像個還沒上釉的陶器般沒有光彩。

你靈巧的手指,搔弄著MOMO柔軟的頸部。MOMO被你逗弄得很舒服,陶醉地將頭部靠在你手掌上摩擦,沈迷得一雙眼睛瞇成一條線。你撫弄著MOMO,手掌 順著牠的身軀從頸部滑過後腿,敏感的指尖竟傳來彷彿滑過纖柔女體的觸覺。你對著MOMO微笑:「主人這樣撫弄你,其實主人也覺得很舒服。」

MOMO喫完黃魚,滿足地在你還有魚腥味的手指上舔食。

《 2 》

莫名其妙的緣分,改變了一隻貓的命運—你總是帶著得意地這麼想。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故事,你到台北找她,準備到機場搭機回南部途中,你們看到一間寵物 店。大部分的高貴貓供奉在溫暖的玻璃窗裡,有柔軟的毛毯和溫熱的燈光呵護,小貓們雍容華貴地打呵欠。但寵物店門外卻擺著幾只粗糙的鐵籠子,外表平淡的土 貓,在籠子裡焦躁地來回走動。

你好奇地問店家,老闆說:這些是被主人棄養的流浪貓,被流浪動物協會的義工帶來,放在寵物店等人領養。你喜歡貓,她也喜歡,從前一起居住的日子,也曾養過一隻歹命夭折的小貓。於是你挑走一隻看來不會太激動的貓,跟老闆買一個提籃,讓貓跟著行李回到高雄。

你問她,要為貓取什麼名字。她正在閱讀的小說,女主角名叫MOMO,於是,兩個人就MOMO、MOMO地在貓身邊不斷唸著。MOMO不會主動跳躍迎接你下班歸來,總是在床底下張大閃閃發亮的綠色眼珠,但也會順從你的擁抱,靜靜地喫著魚骨頭,靜靜地享受你的撫摸。

好一陣子,MOMO佔據你跟她之間大部分的對話。「MOMO今天好不好?」「MOMO今天有沒有喫魚?」有一次她突然搭飛機來高雄,理由只是:「我想看MOMO!」每隔一段時間,你們總會透過網路交換最新的照片。

你給她你跟MOMO的合照。她給你她跟男朋友出國遊玩的身影。

《 3 》

和她重逢,彷彿已是遙遠得無法記憶的漫漫往事。你只記得,在結束這段原本就不被同學看好的初戀後,她快速地更換了好幾個男朋友。有一天你們在麥當勞碰面, 驚訝地發現彼此都不會尷尬,還能興高采烈地討論後來出現的這些男朋友。她不斷追問你,為什麼還沒有找到喜歡的女朋友。之後,你每次到台北,總會記得撥通電 話給她。有一天,你提到今天晚上有事情要住在台北,她隨口說,那你來我這邊住好了,可以省一點錢。

原本你以為她會安排你住客房,沒想到,雖然她已經是收入不錯的上班族,卻住在一間十幾坪的小套房。她在床邊鋪一張涼席,蓋一條棉被,你們就邊聊天邊進入夢 鄉。半夜,她男朋友打電話來,你還裝睡聽他們吵架。第一次進她房間,你彆扭得睡不著覺,揣測她有什麼用意。後來,到她房間借住,反倒成為到台北出差、旅遊 的習慣。說來奇怪,你看她穿著輕便的休閒服,並不會挑起情慾的念頭。麻煩的是,為了躲避可能前來的男友,好幾次你被迫躲到樓下的7-11看報紙,一邊猜測 是不是上次那位。

收養MOMO後,你跟她的互動更頻繁。帶MOMO上台北,她不惜請假照顧MOMO,讓你能安心開會。回到她的公寓,她馬上為MOMO洗個香噴噴的澡,硬拖著MOMO要抱牠入睡。MOMO掙扎一陣,知道無法掙脫後,就會乖乖地配合她,等她沈沈入睡,才跳下來蜷縮在你的胸口。

《 4 》

婚後,她搬出小套房,你跟MOMO自然不能再與她同住。不久,她就接連生下兩個可愛的小女孩,在公司、褓姆家奔波,你們連見個面都不容易。只是,逢年過節,她還會記得打通電話給你,說說嫁人生子的辛苦,唸唸你為什麼還不結婚。

你照照鏡子:長年不運動造成的小腹,鬆鬆垮垮地堆積在皮帶上方。前中年期男人的臉形,隨著皮膚皺摺的增加,暗示著白頭髮可能再過不久就會冒出。你跟MOMO都老了,雖然還沒到「不惑」的境界,但跟二十幾歲的小伙子相比,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明顯的差異。

不變的是你的生活方式,你說。你依舊住在從出生就沒有搬遷過的樓房,書房跟年輕時一樣凌亂,房間裡有十年沒換過的棉被,和一隻接近十歲的老貓。早上出門工作,晚上回家逗貓,星期假日在家大睡一頓。

不變的是什麼?不變的是你的記憶。你沒有一天不想起,十幾年前颳風下雨的那個夜晚。她到台北唸書,卻總是惦記著你勝過惦記她的家人。她每天在宿舍前唯一的 公共電話排隊一個小時,只為了能跟你講完一張電話卡。但你卻散漫地,要她不要浪費錢。她寫信給你,你卻懶洋洋地很少回信。她在颱風夜坐客運車一路顛簸到高 雄,你卻輕描淡寫地跟她說,那就麻煩妳再坐計程車來我這裡吧。然後你又昏沈沈睡著,直到被急促的敲門聲吵醒。拉開鐵捲門,門外全身淋濕的的她,早已淚流滿 面。

那一夜起,你才逐漸發現,原來你傷害別人的本能,強烈到連你自己都無法相信。

夜深了,MOMO幽雅地打個呵欠,碎步走到你的腳邊,將身子弓成美麗的圓弧。你用腳趾輕輕摩擦她的背,打算再唸兩小時的書。再過一會,你就會疲憊地閤上眼 睛。再過一會,你就會倒臥地上,拿起十幾年前,你跟她曾經相偎相依的棉被,緊緊地裹住自己。MOMO會驚醒,躡手躡腳地,趁黑暗中躲入你懷抱,在37度C 的暖暖體溫裡安睡到天明。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