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等待情感討論區's Archiver

Giao 發表於 2019-3-17 16:47

愛情的勇氣

《 1 》

「準備、開始!」

隨著機器的哨音響起,你快速地俯身、瞄準、投籃,一球接著一球。這裡的投籃遊戲機籃框大,容易進球,雖然擺了滿滿一排籃框,但幾乎任何時候來,都有好長一 排遊客等著玩。你抓到一個容易進球的角度,用身體記住出手的姿勢,遊戲機開始連串發出「兩分球」、「三分球」的計算聲,丟滿五十分還可加送一局。整整玩了 兩分鐘,丟出第一百零一球時,你才發現全身酸痛,右手幾乎快要舉不起來。

「你真厲害,現在還能投進一百分,不像四十幾歲的中年人。」

穿著純白幽雅的長裙,她微笑著,對著汗流浹背的你說。你把落在匣門外的藍球丟回遊戲機,揉著僵硬的三角肌,對她說:

「走吧,我們去吃芒果冰好嗎?」

她順從地點點頭。你以很小的角度伸出手掌,輕輕扣住她三根指頭,有些拘謹地晃動手臂,穿越馬路,離開人潮洶湧的士林夜市。

在露天咖啡座,你們各自點一份散發金黃色光芒的「芒果霸」,酸酸甜甜的滋味,現在台北最流行的冰品。她將湯匙含在小巧的嘴唇裡,露出滿足的表情。細緻的劉 海底下,額頭上竟已淺淺露出幾道皺紋。原本柔嫩的肌膚,現在免不了增添幾許坑洞。但她滿足的表情,仍然如此可愛,不由得喚起你塵封已久的青春歲月。

「我還是很喜歡看你投籃球時認真專注的表情,雖然現在你的肚子又胖了一圈,我好像看到你的肥肉跳來跳去。」

她抿著紅唇,瞪大著眼睛,用頑皮的神情對你說。

你不禁心神蕩漾起來,好想就在露天的人行道上,在她的額頭留下輕輕的吻痕。

《 2 》

「你先生最近還好嗎?」

「他還是忙公司的事情,最近有股東想找他到大陸設廠,別的廠一過去營業額就增加到一個月好幾千萬,再不過去就來不及了,可是關廠就要解聘台灣的幾十位員工,他也很傷腦筋。」

「他還有沒有那個‧‧‧」你關心地問。

「最近好像都蠻乖的,頂多去大陸時觀摩時逢場作戲一下吧,現在經濟不景氣,大概沒本錢包二奶,我也不想管那麼多。」

你腦海裡不能抑制地浮現出一個畫面:她那比你腦滿腸肥、在家裡愛亂放屁、挖鼻屎的老公,粗暴地抓住她,脫掉她白晰的套裝,將手伸進內衣裡愛撫,而她也開始喘息的場景。你沒有察覺自己搖搖頭的小動作,有意無意地問她:「你們還常在一起嗎?」

「一兩個星期一次吧,他好像也沒什麼興致,一下子就結束了。」她有些落寞地說。你心裡不自覺地泛起一陣喜悅的勝利。

「你太太呢?她還好嗎?」她停頓一下後也跟著問你。

「唉,也變成黃臉婆了,被兩個叛逆期的小孩煩得要死,整天煩惱即將邁入更年期,最近傷腦筋要吃什麼荷爾蒙,要不要補充鈣質。」說著,你下意識地伸手進領口,想遮掩昨晚你太太可能留下的齒痕。

稀稀疏疏的白頭髮,竟然在她頭頂一根根爬出來。距離彼此結婚已十五年,十五年的光陰一晃眼竟然就過去了。你低頭凝神看著她,沒想到她也抬起頭注視著你。你有些不自然地抬起頭,遠遠眺望前方的劍潭捷運站。

《 3 》

婚後一年,你偶然在辦公室附近的餐廳,遇到原本已失去聯絡的她。她當時已訂婚,準備辭職專心當家庭主婦。年輕時,你們曾經是彼此的第三者,歡愉地享受彼此 青春的肉體,但因為受不了劇烈的情感衝擊,很快就放棄這段戀情。或許用情未久,反而可以形成後續不算短的友誼,直到原本各自的男女朋友都已分手,你們還常 通電話訴訴苦,直到你結婚才中斷。

你們隨意地用餐,隨意地聊聊這段時間的變化。你準備回辦公室時,她突然冒出一句:

「你還記得有一次你從部隊裡打電話給我,站在公共電話旁吹了一夜冷風嗎?你半開著玩笑說如果我答應,你就馬上請假出來辦公證結婚。我沒有告訴你,其實那時我剛跟男朋友分手。但我考慮到你有女朋友,不想捲入三角風波,所以沒有答應。」

你怔住了,埋藏許久的記憶又被一絲絲剝開,你望著她竟然好長一段時間說不出話來。你倒抽一口氣,頹喪地跟她說:

「我本來也想認真跟妳求婚。我就是因為跟女朋友分手,心情很不好,才半夜打電話給妳。可是,我想到妳有男朋友,不想再經歷過去那段嚴厲的心理衝擊,所以,沒有說出口‧‧‧‧‧」

她也征住了,過好一會,才意會在那誤解的一瞬間,彼此錯過了什麼。她抓住你的手腕,急切地說:

「還來得及,沒有太遲!我是因為前一個男朋友又讓我捲入三角戀愛,我不想再經歷感情的創傷,才很快答應現在男朋友的求愛,他等我等很久了,我想說他會是個安穩的對象。但我可以解除婚約,你也可以離婚。還來得及,不是嗎?」

你垂頭喪氣地說:

「來不及了,我太太已經懷孕,是一個健康的小女孩。我不能忍受我讓我小孩從小在沒有爸爸的家庭成長。」

「我們做一輩子的好朋友,好嗎?」你勉強微笑地說。

你看到一串晶瑩的淚水從她絕望的眼睛溢出。

不久,你就收到她的喜帖。

《 4 》

三年後一個在網路上遊蕩的夜晚,你的ICQ突然傳來她的求救訊息。你小心地戴上耳機,用即時訊息傳呼跟她通話。這是她先生第一次外遇。這時,你才知道,她先生婚後的模樣跟婚前完全不同。原本是文質彬彬、體貼多禮的好男人,還擁有國外傲人的學歷,結婚後什麼家事也不做,下班回來就窩在沙發看電視,還差遣她去 買宵夜、放洗澡水,十足的大男人。不曉得什麼原因,她一直無法順利懷孕,公公婆婆念個不停,連先生對親密行為的興趣也越來越低,兩個人之間的感情越來越淡 漠。但她先生非常努力賺錢養家,給她的充分的零用錢和自由,外遇被發現後很有魄力地斬斷情絲,跟她道歉。她除了原諒他外,幾乎沒辦法作另外的選擇。

你聽得一直嘆息,覺得是自己從前誤會她的意思,才讓她錯過跟自己的姻緣,選擇另一個不適合的男人,似乎也有點道義責任。其實你也想找個可以傾聽的人,訴說 從未對人訴說的心情,於是跟她約定:以後每年無論千辛萬苦,一定要挪出一個下午,約在吊橋造型的劍潭捷運站下見面。但也限制一年只能見一次面,避免妨礙到 原有的生活。

之後,你們就像踏過鵲橋見面的牛郎織女,每年約定一天見面,留下三百六十四天,蓄積最純真的思念。每年從一月開始,就思想著新的一年裡,隨時可以安排約會 的時間。但每次見面過後,心情就會跌到谷底,因為這一年剩下的日子都不能再見面。你們限定著,連email裡都只能談約定見面的細節,以免互相寄送的情書 把電子信箱都塞爆了。

但,雖然蓄積著千言萬語,可是每次見面後,你們互相凝視的眼神,彷彿已傳達這一年來所有在腦海盤旋的情愛語言。你們總是在聊天後靜靜地牽著手,在紅磚道上 漫步著,從這個捷運站走到下個捷運站,從劍潭一路晃蕩到石牌,每走一步路彷彿就抵銷一天的思念。然後,兩個人牽著手,走上陽明大學的小山坡,在體育場的草 皮上靜坐著替跑步的人數圈圈,潛入護理系館的頂樓看呼嘯而過的捷運列車,直到澄黃的落日消失在燈火點點的遠方。

你暗自激盪的心裡總是不停想著:

「等天色黯淡,我就溫柔的抱著她,潮濕的舌尖開始潤滑她的臉頰、她的耳垂。我抱住她,她也會緊緊抱著我,我們埋藏十幾年的慾望將會無法抑制地爆發‧‧‧‧‧」

但你終究沒有這麼做。你害怕,害怕你們兩個人之間從未燃燒殆盡的烈火。你害怕一旦點燃她的愛慾,她散發出來的火苗,就再也沒有任何方法澆得熄。你害怕,一 旦你們身體交纏,就再也沒有任何力量能將你們拆開。你掛念著一直崇拜你、尊敬你的一雙兒女,你掛念著妻子扶持起來的圓滿家庭,你掛念著你越來越往上爬的社 會聲望和豐裕的收入。

你自我滿足於一年一次的見面,讓你一整年都能愉悅地相信,除了妻子之外,還有一個女人日日夜夜思念著你、渴望著你。你安慰自己:也許,等孩子再長大一點,也許,等你的事業到達無山可爬的頂峰,你就可以好好跟妻子述說你對她的感情。

你又挽著她的手,一步一步走下山坡。她什麼都沒說,從來沒有表達什麼期待,只是順從著你提出的所有要求,跟著你玩籃球、吃藥燉羊肉、吃芒果冰。你又如往昔一樣,只要你什麼都沒有聽到,就當作她什麼都沒有說。

《 5 》

你跟在她身後,站立在手扶梯上直達月台。你往新店,她往淡水,下一班車來,無論往南往北,你們就要分離,再見面只能等到一年後。月台上傳來空氣震動的聲音,是她的車。你侷促不安地左右踏步,轉了半圈還是說不出什麼話。她含情脈脈看著你的眼眶,似乎已束縛不住快湧出的淚水。

她踏入捷運車門時,遲疑一會,又轉頭回來輕聲對你說:

「我骨頭酸痛,上個月在榮總檢查出有乳癌,不曉得有沒有轉移。我下個月要開刀‧‧‧‧‧」

即將關上車門的聲音響起,她趕緊走進車廂。你聽到這晴天霹靂的消息,也想擠進車廂問清楚,她卻伸出雙手把你推開,在車門關閉前收回雙手,隱隱約約還聽到她的吶喊:

「你要遵守我們的約定喔!明年還要來看我,不管我變成什麼樣子。」

她轉頭朝向外側,不讓你看到她淚如泉湧的情景。月台的另一邊,反方向的車班也已來到。等車的上班族和學生魚貫進入車廂,很快就把車廂填滿。手扶梯上怕來不 及的人們擔心錯過這班車,拼命加速跑步,想趕上車門緊閉前的最後幾秒。你原本已順著人潮被推擠入車廂,卻突然發狂般地展開雙臂,用力把身旁的人向後推開, 在車門開始關閉的瞬間逃出車廂,然後,開始奔跑。

車廂裡的人看著你、月台上的人也看著你,一直盯著你直到看不到你的身影。你奔跑著跳下手扶梯,還來不及抽出儲值卡就推開柵欄,離開捷運站,招手攔下淡水方向的第一部計程車。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