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等待情感討論區's Archiver

artinezww5789 發表於 2013-2-15 11:24

周伯通這個人

 九十年代未期吧,反正確切時間記不太清楚了,在那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上,薑昆和唐傑中合說了折《著急》的相聲段子,那折相聲給我留下了比較深刻的印象。說是有那麼一個人老喜歡著急,早晨睜眼醒來的第一件事是跟那鬧鐘著急,調好鐘點的鬧鐘過點了鬧鈴還沒動靜;上班開會跟那發言的人著急,國內國際現代古代好不容易說完,快要下班的時候有個人說要補充幾句;下班回家跟孩子著急,孩子上幼稚園的介紹信在工廠幼稚園之間來來回回跑了六年半,等介紹信拿到手孩子該上一年級了。剛上初一,那倒楣孩子學會了早戀領回了一個女朋友……
  不錯,只要是個人,誰不是時時刻刻在為生存的壓力、競爭的壓力著急呢?對男人來說,祖宗積八輩子德找了個漂亮老婆著急,著急百密一疏漂亮老婆被別人給拐沒了,著急一個沒在意名譽地位被有心人給擠佔了……凡此種種不可勝數;對女人來說要著急的事那就更多了,眉毛沒畫到位著急,衣服不新潮著急,身材不魔鬼著急、老公不瀟灑不聽話著急……種種凡此也不可勝數。
  人只要活著,只要還能喘口氣,那他(她)就沒法不著急。
  人都在著急,這一點金庸大俠是看在眼裏的,他摸透了大家的心思明瞭大家都在想些什麼,也知道這塵世間的芸芸眾生需要些什麼。為勸大家別著急,為向大家暗示著急也沒用一切都是命中註定這個道理,他用他那神來之筆為大家塑造了一個不著急的形象,對,這個形象就是《射雕英雄傳》裏的周伯通。
  周伯通不著急,只要有得玩,就是天塌下來他也不著急。
  金庸大俠是這麼給我們交代郭靖第一眼看到周伯通時的處境:“簫聲愈來愈急,那人身不由主的一震一跳,數次身子已伸起尺許,終於還是以極大的定力坐了下來。郭靖見他寧靜片刻,便即歡躍,間歇越來越短,知道事情要糟,暗暗代他著急。只聽得簫聲輕輕細細的耍了兩個花腔,那人叫道:“算了,算了!”作勢便待躍起。
  周伯通的不著急就體現在那一句“算了,算了”上,當黃藥師那要命的《碧海潮生曲》輕輕細細的耍了兩個花腔後,周伯通反到不著急了,反正虎口邊的羊羔砧板上的熟肉,死也要死得瀟灑點---這就叫死豬不怕開水泡。一個人如果連死都不在乎,那要這人命的人手中反到拿到了一個燙手的山芋。換言之,除了整死他外,你別想再在他身上挖到其他的任何你想要的東西。
  周伯通是一個不著急的人,他的不著急是體現在他能“玩”這個上面的。也就是說,金庸大俠賦予周伯通的使命就是一個字:玩。
  其實周伯通也很會“玩”,反正他“玩”到哪里哪里人就倒楣。君不見這位皓首白髮行如孩童的怪人,就憑從師兄王重陽那兒得來的一部《九陰真經》,把個獨霸天南的大理段皇爺給“玩”到廟裏當和尚去了,把桃花島那麼多人除黃藥師父女和他自己外都“玩”成了殘廢。
  把段皇爺“玩”成一燈和尚、把桃花島那麼多健全人“玩”成殘廢人,這於周伯通來說,不過是小小的玩一把。真正讓周伯通玩得酣暢淋漓的,恐怕還得算是他把個三千寵愛集於一身的後宮佳麗玩到黑龍潭去的那一幕:
  “這點穴功夫除了父女、母子、夫婦,向來是男師不傳女徒,女師不傳男徒的……”
  “後來一個教一個學,周師兄血氣方剛,劉貴妃正當妙齡,兩個人肌膚相接,日久生情,終於鬧到了難以收拾的田地……”
  “他們並非夫婦,卻有了夫婦之事,老頑童和劉貴妃生了個兒子。”
  我不妄猜為什麼劉貴妃心甘情願的給周伯通生了個兒子,我只知道這周伯通以皓首白髮的年齡,思維還只停留在孩童般貪玩這個事實上,認定他其實就是個智商上有很大問題的人——1我是說女人真的很莫名其妙。
  女人真的很莫名其妙,特別是聰明漂亮自信的女人,有的時候瘋瘋顛顛真的很蠢,就象那劉貴妃,集三千寵愛於一身還不能讓她滿足,就那麼輕易的讓弱智的周伯通把自己“玩”到黑龍潭滾泥巴去了,從面若桃花到形容枯槁,從滿頭青絲到白髮皚皚……
  “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春波碧草,曉寒深處,相對浴紅衣”。
  怪誰呢?那些聰明漂亮的女人們,男人的瀟灑男人的多情男人的優秀都是你們在無聊無助渴望被改變的夢幻中虛構出來的,男人其實都跟周伯通一樣,當女人為男人有了一個兒子,當女人的一切的一切不再神秘不再讓男人聯想翩翩,那女人再想聽到男人的喁喁情話可就難了,男人不會在乎女人是在皇宮摘花跳舞還是在黑龍潭苦練泥鰍功的。你該祈禱千萬別碰到周伯通這樣的“玩”家,如果不幸你碰到,那你的命運也只能象那劉貴妃一樣在那黑龍潭伴一豆青燈終老此生。
  可憐未老頭先白,我希望,天底下那麼多莫名其妙的女人的白髮是被流逝的時間漂白的,而不要未老先衰。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