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等待情感討論區's Archiver

ertebewwr1526 發表於 2013-2-12 00:22

旗幟,在清江上空高高飄揚-1

陳行富,一個很普通的名字;
  陳行富,一名很普通的冬泳人;
  陳行富,宜都冬泳界德高望重的游泳健將;
  陳行富,我的恩師。
  幾年來,小李飛刀為不少的冬泳人做過專題。但是,卻不能為自己敬愛的老師寫點什麼。
  因為恩師一再叮囑我:“不要寫我,還是多寫寫協會,寫寫別人吧。”
  因為恩師一再告誡我:“我喜歡過平靜的生活。”
  就這樣,他默默地一次次感動著我們,我則一次次坐在電腦前悄然地落淚。
  現在連日來,百度、新浪、搜狐、人民網等大型網站,以及三峽網,宜都街坊,宜都論壇、宜都吧,“陳行富”的名字,幾乎是鋪天蓋地。
  老師,別怨我,不是我率先打破了您平靜的生活。
  老師,您理應受到人們的敬重。
  老師,請原諒我的冒昧。
  【鏡頭回放】
  陳行富獲“見義勇為先進個人”
  5000元獎金悉數捐出
  2009-3-20上午9時許,宜都市育才路歡歌笑語,春意讓然。宜都市政法委副書記吳詩意【空明朗月】、龐友春率領慰問團在洋船的陪同下,來到冬泳協會會員陳行富先生家裏,當眾宣讀了宜都市見義勇為促進會《關於授予陳行富同志“宜都市見義勇為先進個人”的決定》,並代表宜都市見義勇為促進會授予陳行富同志“宜都市見義勇為先進個人”榮譽證書,還將見義勇為先進個人獎金5000元親自交給陳行富先生。
  龐友春說:陳行富先生是宜都市“見義勇為促進會”成立以來,獲此殊榮的第一位!衷心地祝賀您!感謝您!感謝宜都市冬泳協會!
  面對鮮花與巨額獎金,為人一向謙遜的陳行富先生感到很慚愧,他說:“一點小事,勞煩領導們了。當時情況非常的危急,誰見了,都不會袖手旁觀的。”
  5000元獎金,可不是個小數目。可是都是從企業退休的陳行富夫婦倆卻看得很淡然,知道陳先生要將5000元悉數捐贈給冬泳協會後,我立即打電話給陳先生家裏,陳先生已經到協會辦公室辦理捐款手續去了,是陳師母接的電話,我說:
  “能否不捐或者少捐一點,冬泳協會也不差您這點錢。”
  “榮譽我們已經收穫了。”
  “不說是見義勇為,就算是勞動,那也是您應得的報酬啊。”
  “我們習慣了平靜的生活,捐出去我們才心安。”
  多麼樸實的話語,樸實得就像她們的為人。
  【鏡頭回放】二
  陳行富勇救二名落水者
  2009年3月14日下午3:35分,宜都市冬泳協會部分隊員和往常一樣來到橋河碼頭進行游泳鍛煉,此時,一場驚心動魄的事情發生了;清江一橋維修平臺突然跨塌,正在上面施工的四川攀枝花公路建設公司的五名工人瞬間被拋入冰冷刺骨的江中,三月的清江正值水力發電調峰期,水急浪大,當時除一人被施工船救起外,其餘四名工人順水流向兩個方向漂去,其中兩個被沖向長江口,另兩個被沖向橋河方向,施工船隻得開向沖往長江口的兩名工人。
  這時,沖向橋河躉船的兩名工人已經進入危險區域,只見他們被救生衣蒙著頭順激流而下,完全傷失了辨別方向和自救的能力,就要沖到橋河躉船底,眼看悲劇就要發生。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冬泳協會63歲的陳行富先生,說時遲,來時快,旋即躍入水中,以最快的速度遊向最靠躉船的落水者奔去,有過多次救人經歷的他,老練的抓住落水者的後衣領,一邊奮力往回拉,一邊安慰落水者,幾番周折,終於將其拉到岸邊。來不及喘息,陳行富先生又向另一個落水者遊去,當落水者快要被吸入船底時,陳師傅冒著生命危險,抓住他衣領,猛力往回扯,逃離了漩渦區,再將他往岸邊一點一點地推去。由於落水者人高馬大,所穿衣物笨重,每人腰間還插有兩把扳手,推起來那是相當的費勁。
  落水者獲救了,又凍又累陳先生卻累得站立不住了……
  上岸後,仰天暢泳說要為他報導出去,他一再回絕。
  當天晚上,我打電話過去,詢問了當時的情況,萌生出想寫點什麼的願望,卻不敢貿然行事。在宜都街坊與冬泳網,均看到他勇敢救人的事蹟,我依然努力克制自己。第二天是星期天,仰天暢泳、親水智者、師傅與我約好到橋河泵船游泳,再次向師傅詢問了昨天救人的細節,查看了救人現場。可以說,我是有發言權的了,可我還是沒有拿筆,一是怕師傅怪罪我,二是擔心我的拙筆驚擾了他平靜的生活。
  訴不盡的師生情
  【一】邂逅師傅我呼萬歲
  提起我的恩師陳行富老師【以下簡稱師傅】,我是三天三夜講不完。
  我與師傅認識,是始於2005年那個異常炎熱的夏天後面的秋天。
  那個夏天,我開始學游泳。起初是與一群婦女兒童以及不會游泳的人們在江邊“狗刨”。秋天了,天冷了,江邊的人少了許多,只有冬泳隊的人們還在堅持。由於技術很差,我只好悄悄地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繼續著我的“狗刨”。不敢靠的太近,是因為我與他們不熟悉;不敢離得太遠,是因為怕出意外沒有人施救。
  幾天下來,我忽然發覺冬泳隊裏,當其他人都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有個長者總在默默地關注著我,他一邊慢慢走,一邊回頭注視著江中的我。等我到達安全位置了,他才放心地離開。這個高大心細的人,就是師傅。
  隨後,我加入了冬泳協會。由於技術很臭,我迫不及待地虛心請教,隊員們一致向我推薦陳師傅,他的技術也確實了得,別看他上了歲數,可年輕人裏沒有人能超過他的。
  因為急於學動作,所以,我每天都纏著師傅一起過江,我相信“名師出高徒”。一天,我倆一同遊到對岸的沙灘,師傅說:“小傅,再來練練腿部動作。”
  我按照他的要求,在淺淺的沙灘裏,雙手撐地,兩腳按照師傅講的要領蹬夾起來。
  這時,我終生難忘的一幕出現了。師傅兩手竟然托起我那雙臭腳,沿著蛙泳的蹬腿路線,一伸一縮,一縮一伸,前後10多分鐘,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再作了。周圍的夥伴們好生羡慕甚至嫉妒。是啊,就是親生父親,也不過如此呀!
  【二】背影的故事
  為了我儘快掌握游泳動作,他還向我推薦悠泳網的視頻教材。不僅這樣,他還專門去外地為我買來日本游泳名家編寫的的游泳教材。我說我到他家去拿,他說:“你忙,還是我送去。”我哪里忙?再說,就是忙,幾分鐘的時間總是有的吧?可他堅持要為我送來,我在大門口候他。不一會他就騎著他那老式28型的自行車到了。我要他到家裏小坐一會他也不肯。
  “我還有事,先走了。”他說完,騎上自行車徑直往回走。
  手捧那精美的教材,望著師傅漸行漸遠的背影,我的心頭不由一陣發酸,朦朧的雙眼依稀看見了朱自清先生望著他年邁父親的背影一樣,我的眼眶頓時噙滿了淚水。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