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等待情感討論區's Archiver

ckinnewwy8954 發表於 2013-1-23 03:20

一個女人的新年絮語

一、
  不知是因為季節,還是因為特別的2012即將來臨,人們都忙碌著聚集。
  遠方的幾位同學先後打來電話,要求她在春節期間組織同學會,口氣毋庸質疑,她不得不趕緊張羅。
  身邊,同事與朋友密集的邀約在電話打爆之後,她還是只得趕赴。亦真亦幻的觥籌交錯中,她不敢讓自己喝醉。歸來之後,心裏被撞擊的那片柔弱及過往刻下的深刻印記,逼迫著她再次把自己麻醉,瞬間失去知覺,倏然入睡。沒夢時,那一抹清靜的空白最是難得,是生命行走過程中彌足珍貴的解脫,是人世間最悅心的享受。
  她這樣的女人,總能把自己溫婉成蜜水、輕煙,先把自己裹在一圈圈柔情裏,在文字裏穿梭,消減著欲望和漣漪。因為痛楚和執著的守望總會在文字裏長滿刺,於是,即使內心再洶湧澎湃,也只好交給文字,讓其沉靜下來。匆匆的來,又匆匆的去,那些七零八落的記憶堅持在心底,是慰藉,也是撕扯。當渴望從心底油然升起,並翱翔在自己的綠地裏時,她誠摯感謝命運讓她再一次體會了愛的滋味,即便在遭遇轉身後,她也沒有空手而歸,更沒有失去什麼。
  不愛張揚的她,書與音樂是她忠實的伴侶。或許,正是這些的蠱惑,讓她的思想有些不切實際,常讓自己活在塵埃之上。在這樣的年齡,在這個物欲橫流、貪欲無邊的社會,誰還能陪伴她走那條精神相偎之路!可是她仍然不能說服自己低在塵埃裏,同流世俗。隨著年齡的增長,淡看的與糾結的居然能同存心底,這讓她異常驚奇。無論哪種意念衝撞心扉,都能讓敏感而細膩的她涓流出一段來自心裏的訴語。
  她一直喜歡用紙張記錄自己的文字,只有心緒切切實實呈現在眼前,才會為感知到自己的真實存在而踏實,即使擱置在空間裏的碎語,也習慣了列印出來,放在自己的書櫥裏。雖然沒有什麼價值,也沒有什麼期望,但總是不舍。想及過去,更後悔當初輕狂地連同書信一起付之一炬的那幾本日記。翻出新近的一本,看著這些年來走過的足跡,突然覺得自己竟活得多麼失敗!這樣的感觸,讓她驟然心冷到到冰點,掙扎著寄語新年,卻沒有目的。
  這一輩子,她失去了許多不忍失去的,也得到了許多沒想得到的。喟歎時光如流水不回,卻還活得不明不白。當轉瞬而逝的三十幾年讓她不由自主著急得坐臥不安時,也就想向夜偷點時間來捋清那些無處安放的青春痕跡,寄給時光洪荒,為未來清掃出一片寂靜之地;為游離的魂靈尋一塊幽靜的墓地。很多時候,她想了結自己,卻又不得不強迫自己活著,那怕是行屍走肉般的。因為生命已經不完全屬於她自己,許多的人,許多的事,需要用生命去履行。
  二、
  那時因為父母,她作出了艱難抉擇,可如今依然沒能時時守候在父母身邊,讓她徒增遺憾。假期裏,分身無術的陪伴,也只有短暫的幾日。每當離別,她都痛苦地忍受著煎熬,後悔當初因賭氣而作出的輕率選擇。這是做子女最大的不孝吧?她無數次地拷問著自己。很多時候,電話相通的瞬間,竟讓她無語凝噎。於是她只讓電話通著,任父母嘮叨著,享受著父母溫暖的絮語,便感覺沒有了距離。那一打就是一個小時左右的電話、那視屏裏父母期望的眼神,讓她永遠記住了她的生命已經完全溶化在父母的日常生活裏,與父母是那麼的不可分割,儼然成了他們血管裏流淌的血液!在父親身邊時,她總愛攏起父親的白髮,一撮一撮地數著,想以之來嬉鬧父親變老的容顏,之後,父親也會拔過她的頭髮仔細尋找。當看見父親空手垂下時那滿心歡喜的樣子,她就一下子回到了孩提時代,倚在父親的肩上,搜羅出遙遠的童年趣事,彼此爭執不休時,便是她唯一還能童稚的時候。
  有時,這一份久遠的血緣童趣,她也會從兒子那裏尋得。每天與兒子的兩次電話,報告著彼此日常活動的點點滴滴,是她不舍的依戀。她喜歡聽兒子還略帶奶氣的聲音,喜歡聽他一遍遍地叫著自己媽媽,並隨之傾倒的一大堆瑣碎事情。一切都讓她癡笑,讓她清爽。那時,她能完全體味到兒童世界的天真爛漫、純真情誼、純美心靈,體味兒童看成人世界的別樣角度。對於兒子的教育,她撒手很多,只作習慣、興趣、品行與志向的引導,從不施加任何壓力,有時還幫兒子做那些繁多的作業。兒子遇到的棘手事情,她只是提出參考建議,讓兒子自己做決定,當兒子最後給出了她期許的答案時,她異常高興,暗自稱讚兒子比自己強多了。她也曾設想過,當初要不是自己受溺愛太多,可能不會是現在這樣子吧?但是,她依然發自內心地感激父母,讓她一路簡單而清純地長大成人。對於兒子,她得讓他走自己的路,得具備男兒該具備的獨立、堅強、擔當與愛心。兒子能身心健康地成長,她非常感謝她的公公婆婆,是他們給了兒子無私的照料與教導。而他們對她的格外遷就,讓她無以回報,甚至都做不到給他們做一頓可口的飯菜。她很榮幸擁有這樣的家庭,讓她能安靜地活在柴米之外,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允吸著濃郁的親情,成為一個平和的人。
  三、
  人與人的相處,很是奇怪。許多時候,一句簡單關愛的話語、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恩惠,就足以獲得一顆誠摯感恩的心。曾經,她在醫院裏為一個遭遇疾病而家境貧窮的護士捐了200元,就讓她每每收到問候的電話;曾經,她為一位患絕症的學生組織師生捐款,就讓其父母時時登門拜謝。節日裏,收到紛至遝來的短信與電話,常常讓她難以抑制住激動。有時,會與朋友們、同事們、同學們愉快地瞎侃一番;有時,會與學生們沒完沒了地聊他們的世界裏遇到的事情,陪他們笑,陪他們怒,也陪他們無聊。這些情分在她淡淡沉寂的生活中,讓她沐浴著春風,讓她純真了不少。大概是因為這性格,她在單位裏處得其樂融融。同事樂意與她分享是故,大小領導樂意與她毫不戒備地擺談,還擁有幾位貼心朋友。所以什麼事情,她都能得到準確的資訊,也能洞察出一些微妙與端倪,但這些小聰明,她絕不會在私下裏是非。這樣的工作環境,讓她活得坦然且淡然。即便偶爾碰上的小伎倆,也會令她迅速遺忘乾淨。對於那些不礙生活主旋律的小波浪,她能使其快速平靜,因為她擁有很好的選擇性記憶:該記住的會是永生;該忘記的會是一秒。她奉行“寧可別人欠她,也不欠別人”的處事原則,因而她會出面遮掩惡作者的臉面,為他們解除尷尬。在單位順風順水的行事,讓她有了精力與熱情去涉及許多職業以外的興趣和愛好。
  對於網路,人們都說是虛空縹緲的,是不會有真誠的,而她卻堅信文字傳遞的真心。只是有時,她會讓自己靜下來,細細回想那些點滴,覺得多少有些不真實。可能是認識方式太過突然,對於彼此說過的話,掂量不出是真情流露還是應景的延續?因為彼此都沒有過多的期望和承諾,只是隨緣而定。釋然時,也就輕鬆了許多。當她把現實裏無法交流的事情道與網友,並得到真誠幫助時,她很欣慰也很感激這些誠摯相待的朋友。每當打開電腦,看見上面傳出的問候,常讓她不舍網路,迷戀著與友們一路同行,也叨嘮兩句自己的近況。她已經習慣著這些溫暖絮語了,感覺始終被關愛著,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只有在忙了時候、心情不好的時候、或是要求自己沉靜的時候,她就不會上來,她不想讓自己的消極情緒影響友們。大多時候,她都藏匿起來,默默關注著朋友們的近況,欣賞著一篇篇美文,送出清水一樣的問候。
  她的空間日誌,記敘著她某個特定時刻的真實心情,但更多的是作為所謂的心靈祭品而捎帶些許誇張,唯有此手法才能傾泄出那一刻的真實。因為她已經把文字作為知己,要它來審視自己;也把文字作為一種藝術來薰陶自己,或瓦解、或堅韌,都只是一時的感想而已。那些斷斷續續擱下的碎語、那些突發的誑語有時可能傷害了某些友,但這些都不是她的本意。不惡意捉弄人,不傷害人,是她待人的原則。她的網友不多,卻不願濫交,要求與現實裏的一樣有點近乎苛刻。來來往往刪除了一些,也加入了一些;忘記了一些,也銘記了一些。不管怎樣都是歲月流淌的歌,都不會以她的意志為轉移,儘管她總想把熟識的好友們都相擁著一路前行。但是,她踐行著真誠待人的原則,唯有那樣才能真正熨帖她浩渺的心靈。
  四、
  在塵埃之中,她不想讓自己蒙上過多的塵垢活著。因此,工作的一切事情,她不需要任何人幫輔,即使是來自家庭的援助,她只想憑自己的能力安然活在自己創設的環境裏。幾年來,一直簇擁著單位裏最多的榮譽,擁有無數個燙金的本子。但當這些堆積在她面前時,她才發現那是用自己的青春、熱情及對生活的勇氣來作的置換,擁有它們越多,失去自我越多。當家長們千方百計地要把孩子送到她班上時,她覺得他們這是在推著她趕往黃泉路;當被要求寫一份份材料時,她覺得他們這是在讓她背離自己的魂靈。看到人們想方設法地鑽營擭取,不擇手段地豪奪,得之大幸,失之大悲的情形,讓她深感困惑。她寧可遠遠地旁觀著這一場場小知識份子的爭鬥,也不遠參與其中。
  閒暇裏,她更多地轉移了自己的興致。她怕自己的思維萎縮;也怕自己的性情猥瑣,把自己墮入流俗;更害怕平淡到令人窒息的職業結局。訴說時,也彷徨著所有人的勸告,讓她不敢貿然決斷,也許最後的結果仍然是屈服,這讓她難以接受。或許,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吧,她無奈著。
  五、
  有友曾問她:為什麼字裏行間都彌漫著鬱落?
  她也無數次反問自己:到底需要什麼樣的生活?擁有那麼多真心朋友、那麼摯愛又寵愛著自己的親人、那麼得心應手的工作,還鬱悶什麼?
  可誰能真正理解她那份沒能按自己心性生活的痛苦!
  她可以微笑著包容世俗的一切,卻無法庸俗地面對真正的自己!
  塵世所謂的富足怎麼能了然她曾今垂臨的高山流水般的知己與戀人。以孝為名的前提,讓她不得不放棄,不得不讓那份純美天涯相隔,淡成一份不忍觸碰的純白友誼,讓那根溫軟的神經從此封存。只可惜那些美麗的場景依然宛若朵朵漂浮的白雲,在心中飄來飄去。於是,明眸裏的憂傷,寫滿了那些不曾遺忘的時光痕跡,在每一處空白的隙縫,瞬間被黑夜侵襲!
  眼淚是上蒼賦予女人的特殊禮物,總是積滿情感的最弱處。情深意濃的投入,會讓自己刻下深深的烙痕。這對一個人是殘忍的,對另一個人更是殘忍,即使另一個人也懂得憐惜,也懂得珍惜。但是,沒有心性的契合,讓她達不到遺忘的境界。所以,她理智著,憂鬱著,強求著,也堅持著,但是當遭遇無意卻深深的傷害之後,那顆追求完美的心,隨即舊疾復發,流落一地。
  若在生命的某段時光中,遇上可以牢記一生的人,那麼在這個時期,是否還會真的有勇氣來承擔著所有的對與錯;承擔著所有的恩恩怨怨;承擔著所有的流言蜚語;更是承擔著那份撕心離肺的離殤!卻是再怎麼冥思苦慮,也一樣惘然。這無關結局,在乎的莫非是那段曾今溪水邊一往情深的眷戀。
  原來一切早已離去,只是她還呆呆地站在原地!
  醒悟,即刻的欣喜若狂,又悵然若失。手裏握著大把的責任、良心、道德,豈能隨心所欲?當明白一切之後,那原本就與山澤鳥魚為伴的心智便瘋長而出,讓追求至純至性又至美的靈魂游離在塵埃之上,不能落定。於是拒絕世俗,包括來自身邊的愛慕,這是命。命,讓她學會了隱忍,也學會了癡戀;讓她疼痛著理智,也沉迷於幻想;讓她既清醒又迷醉,一生不得安寧!
  在萬事萬物急轉變遷中,可以淡漠許多的人和事,卻不能徹底的忘記。那些留在過往中的文字,或多或少地留下了心裏的感懷。人生嗟歎,對往昔的追念,一次次地侵吞著單薄的心!理智砍斷了稚嫩的思緒,錯與對已經給了自己答案。值得珍惜的還是那份濃濃的情意;值得反思的是自己執著後帶來的傷痛。即使這樣,她還是沉浸在飛逝的時光中,墮落著。
  面對自己時,很想失憶,很想無夢,更想遁入世外!
  可是夢還是在縈繞,還是在鼓動著她癡迷謀和心性的愛戀;監督著她冷對世俗的糾纏。
  當意識到寫得越多,洩露自己越多時,她曾決定不再上網了,不再到網站上去了,不再開QQ了。讓自己隱遁在自己的心房裏,聽自己微搏著的微弱心跳,即使此刻離去也無憾吧?可是最終,她還是瓦解了自己的堅韌,沒法阻止自己不寫。若果不寫,更會加快自己的死亡。那些黑色的憂傷,會時時取代汩汩而流的紅色血液,讓生命蒼白無力。
  她也想典當全部的時間與生命,去換取一份真實的情感,讓純美矗立成一座完美的豐碑,一道璀璨的風景,以純淨的浪漫之心來陽光對待,哪怕換來的是背叛,是對自己善良的殺戮,也要在血和淚中傲然走過!
  她深知在痛苦中掙扎得太久,就會沉淪;執著在無邊的思念裏,就會搪塞自己唯一一次生命,但她還是癡迷著一份謀和心性的愛戀!
  萬般折磨中,她無數次祈求上天讓她失憶,更失心,讓她塵埃落定!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